2013年3月5日 星期二

TED: Sergey Brin及Amanda Palmer有什麼共同的地方?

這篇文章主要在說這兩個人: Sergey BrinAmanda Palmer

我是一個嚴格意義上的TED 粉絲!TEDTechnology, Entertainment, Design的簡稱,各行各業的人才帶著他們最寶貴的知識,運用大會給予的18分鐘,向全世界介紹或演講。呈現的方式千奇百種,有表演,有搭配視覺動畫,有錄像視頻輔助演出。我最近才得知,TED的出現其實創造了一種產業,專業的演說訓練師、撰稿人、儀態師所費不菲,但被TED邀請的學者或名人還是會請他們來「端正」自己的演出:因為你如果在這18分鐘拿捏得好,攫取了世人的目光,你的事業會一飛衝天!

我覺得這像是一個「驚奇大挑戰」(The Amazing Race)的靜態版、學術版。

2013 TEDNY發布的12個小時後,我在TED Hong Konglive-stream (well, post live-streaming)看到了,首先登場的session是【破壞】,而系列講者中,最令人期待的明星是Google Co-founder Sergey Brin

Sergey對於Google Glass這個項目的著迷程度人盡皆知,幾個月前,這張照片被一個路人拍攝,下一秒鐘立刻在社交網站平台上瘋傳! 這個"路人"到底是誰?我想應該同樣也是揭發新手機設計圖的酒吧酒保,或洩漏嘴最新科技巨頭總部設計的路人─說到這裡,這個時代的路人也是一個新興的產業! (竊笑)




這些資訊你們是知道的:Google Glass定價1500美金,是一款能讓人的眼,手,和耳朵「自由」的現代科技代表。照片中,Sergey手裡拿著塑膠袋看似簡樸,而標誌性的全身黑衣也看不到半絲明星光環,但是那副眼鏡真的很突出,很難讓人不注意到! (我好奇如果真有"路人"的話,會先看到Sergey還是那副眼鏡? :p)

果不期然,Sergey到了紐約TED現場,登台演講的主題就是宣傳Google Glass: 它正式推出的時間、設計的理念、他自己如何興奮等等!扣除播放一些之前我們早在各種視頻網站看過N遍的"OK!Glass...."系列廣告外,Sergey最有力的的語言,可能是他整場TED的發表會上(近三小時),都把Google Glass牢牢戴在頭上,有時還會錄下現場演說! 他的演講本身不到18分鐘,看完之後,我覺得沒太多驚喜還有些失落,原先想像我會有衝動要上講台擁抱他,或把自己的電話揉成一片丟上講台,但seriously, 什麼時候我們開始期待所有科技巨頭都要像Steve Jobs一樣會說話?


不過我猜現場的主持人Chris Anderson 倒對Sergey很興奮,一下抓著他問問題,一下對著Glass錄影說話: "我們歡迎Glass出現在商品市場上!" 讓我有五秒鐘的時間以為轉到了購物頻道!


Well, 雖然對Sergey沒有又親又吻的衝動,但是我到是對他的下一位講者Amanda Palmer 有這種感覺!你聽過她的名字嗎?


一星期前,她是音樂史上第一位靠著群眾集資網站"Kickerstarter"募集到超過一百萬的音樂表演者! 她想帶著她的樂團巡迴世界演唱,出書,而且希望所有的人可以免費的聽到她們的作品!

"'It's not for everyone", Amanda Palmer 在演講上這麼形容她們團的音樂風格,但是她提到的一個"開口向群眾要"的概念,卻是我這幾天聽到非常新穎大方的想法!

她說她有很長的時間,都在城市街道的的交叉口當藝術雕像,你知道,就是那一動也不動的人身行動藝術家,他們腳下往往擺著帽子或零錢罐,你如果認同她的存在,可以透過金錢表示「恩,我看到你了!」Amanda Palmer說,一開始,她以為這是一個乞求的工作,但是過程中她發現這也是個「給予」的工作! 當路人在帽子裡丟下幾美金時,Amanda會非常認真的看著施予者,透過她的眼神說出「恩,我也看到你了」很多時候,她感覺到對方沒說出來的話會是這樣的:「謝謝你看到我,因為很久很久以來,我並沒有被任何人看見....

原來看似單向的、伸手要的藝術,可以「互相看見」、「互惠」的藝術!

Amanda Palmer說,透過網路,這個概念可以開拓得更廣大:當她到一個城市巡迴演唱,她會向當地歌迷要求沙發、食物、談話、要求整個樂團賴以繼續運行的資源,少了住宿和物質上的考量,Amanda Palmer可以更加投入她和樂團的創作,讓巡迴演出路線和頻率更多,把音樂作品無私的和群眾分享。因為這個出發點,她運用了現在最流行的群眾集資,在kickstarter上募集到一百萬!

下面是一張很典型的照片能形容她在做的事情,Amanda Palmer說:「我把自己交出去,因為我信任。」(##輕微兒童不宜, 請斟酌觀賞)群眾想要在她身上畫畫的原因可能千奇百種,但最後她的身體,成了一個意見的載體、一個行動的傳播! (至少照片是流傳出來了)



後記: 雖然我們看到都是一堆的宅宅和攝影鏡頭,但一個女生能夠這麼無視於身體界線和遮蔽的需求,她心裡一定對面前的群眾感到平靜和安全! "當你願意開口要,其實群眾很願意給,你要信任你周遭的人,因為到最後開口要求,其實是安全和有意義的--你可以做到雙方都想要的事!" 穿著眉環,畫著龐克妝容的Amanda訴說新一世代的信仰價值!

寫到這裡我想起一首蔣勳的詩,依稀是這樣說的: 我們祝福城市青年//勇敢向前//在一切都可能的時代中//無懼的學習愛和寬容!

蔣勳依稀是這樣說的 (或我依稀記得蔣勳是這樣說的),但他想傳達的意義,我看Amanda Palmer身上卻看得很清楚:)


2013.03.06
Cate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