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2日 星期一

雅安強震後,中國科技業做了些什麼?


4月20號上午8點02分,中國四川省雅安市蘆山縣在發生7.0級地震,罹難與失蹤人數截至今天為止攀升至208人,傷者超過1萬1千多人,初步估計經濟損傷規模達422.6億元,這是中國三年來發生最慘重的天災。

斷垣殘壁間,專業救災小組以及民間救難團體搶在24小內已經挺進重災區:他們搭起帳篷作臨時的醫護站、搶修道路、運送物資,動員速度相當快速,另一方面,煙硝四起的中國的互聯網產業,過去在競爭關係下拼到你死我活,這次在災後的信息傳播架構上,卻出現一些初步合作的誠懇讓步,以下四川雅安地震進入第三天的科技層面觀察。

1. 各大互聯網搶作尋人平台,格式不統一恐事倍功半


互聯網公司在災後第一時間的標準動作,都是讓自己的尋人服務上線。過去煙硝四起的中國互聯網產業,從搜狐、360、百度、新浪到騰訊,都在跟時間賽跑,他們找來負責首頁視覺設計的團隊,火速讓服務開始運作,希望吸引到最多的用戶上來自己的入口尋人。(圖)






概念雖好,但對於用戶來說,這麼多選擇恐怕一時之間不知道得要去哪裡搜索信息,或是該到哪裡報平安。Google Person Finder 上所使用的PFIF格式(People Finder Interchange Format),讓這種混亂情形解套。這是一套約定俗成的尋人信息交換格式,當資料能夠以統一的格式被處理搜尋,就能讓用戶減少逐一登入各個入口網站的麻煩。一旦人被尋獲,修改的資料也能同步在其他入口網站上更新。這是需要協作才能把效益最大化的提案,最早響應的幾個公司分別為:360安全中心董事長周鴻禕以及搜狗CEO王小川(圖)





2. 一個電話死撥不通的年代,我們牢牢記住了微信


一直到20號晚間,傳統的電話還是無法撥打成功,如果你手上有的手機是feature phone,那它和一塊磚頭其實沒有多大分別。

地震發生時,傳統電話是無法使用的,按鍵按穿了電話還是死撥不通。因為電話語音通信,是運用點對點的獨享通路傳送訊號,大型災難發生時候幾乎注定癱瘓。但像是微博和微信,這些使用數據流量的產品的原理卻截然不同。微信的工作原理是分組交換,儲存再轉發,透過壓縮和有秩序的傳輸,讓推送訊息在最關鍵的時候不會失效。這個擁有三億用戶的應用程式在第一時間運作順暢,撫慰了最多人的心。甚至微信還開放了公眾帳號讓群組能互相討論。



拿著手機撥不通只能狂敲腦門的時代已離我們遠去。彭博商業周刊上的文章寫得好:「五年前汶川地震,人們記住了中國聯通和電信,五年後的雅安地震,人們記住了微博和微信。」



3. 公益平台動員快速,支付寶首當其衝。


雅安震後,中國第一個上線的公益互聯網產品是支付寶,耗費時間五小時。根據內地虎嗅網報導,這得益於阿里集團先前在公益這一塊領域的長足耕耘,養兵千日用在今朝。另外,微博上的公益平台,把人力分流,財力物力劃分清楚,靠能力捐贈。內地<壹基金>也因支付寶的結合,聚集資金能力快速。不過這些龐大金留應該如何透明的使用,接下來將會是這類機構必須面臨檢驗及審視的關口。









4. 地圖和機器人的合作—這已經不是科幻電影了



2012年蘋果和Google的地圖爭議延燒全球,就唯獨中國沒有涉入戰場太深。對中國來說,人們最仰賴的數據和服務是出自一間叫作高德的地圖公司。地震發生之後,高德的工程師花了一整夜的時間,推出免費的「高德導航—雅安版」,還加入了救援功能,替災區救援抹上科技色彩。(圖)




另外來自於江蘇和瀋陽的機器人,則是史無前例的投入救災,當中包括了智能雙手臂救援車,能對坍塌物進行剪切;中科院瀋陽自動化研究所也因應了中國國家地震應急急救中心的邀請,出動先前研發成功的三款機器人,包括了生命探測機器人、旋翼無人機和廢墟可變形搜救機器人。(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