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7日 星期五

【在權力與利益中陷落 -- 為什麼要譚德塞下台並沒有用】

防堵疫情夠棘手了,防疫工作的 #政治化 又讓情況多維度展開:各國領導人像在八度空間下國際圍棋,每天都是。

忽然間川普要求行政團隊停止對WHO撥款:「全球死傷嚴重,WHO要負起責任」。

的確WHO從時機反應、發言內容再到實際功能都讓國際錯愕。譚德塞盛讚中國,針對醫療記者的重要提問卻常牛頭不對馬嘴,就算不看和台灣的衝突,WHO是否導致情況不可收拾,答案也已經很明顯。但 #什麼時候WHO變成這樣?難道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嗎

世界掀起討論:比爾蓋茨推特上反對川普,認為這個時候停止金援是危險的;共和黨卻有17名眾議員發表公開信支持川普:「要恢復資助WHO,#譚德塞先下台」。聯名信說譚德塞剛當選就 #表明一中 #排斥台灣,還在WHO內部表決Covid-19是否為國際公衛緊急事件時,#投反對票
只是譚德塞並不難理解。他和北京淵源從2005年開始,那些年,中國不僅在衣索比亞投資了數十億美元拉升整體環境,更幫助他贏得WHO總幹事。譚德塞是WHO成立70年來,第一位一國一票選出來的總幹事,也是第一位非醫生專業出身的總幹事。2012年起,國際媒體上陸續有報導抨擊他的行事風格,最嚴重的指控,是他在任衣索比亞外交部長時,曾以 #國家安定 為由「#蓄意隱瞞霍亂疫情」,「#三度要求衛生部門不要公布數據」。衣索比亞數百人因為他的決策而喪生:這樣的一個人,後來坐在WHO金字塔頂端。


同樣的一個人,今年一月中對外說明新冠肺炎病毒:「我們找不到人和人之間傳播的證據」。一月底,當中國武漢確診逼近5000例,世界各國有70多例確診病例,他忽然飛到北京和習近平握手,回來後招開記者會,50分鐘譚德塞就說四件事:中國好透明,反應好靈敏,佈局最先進,一切都獲得良好控制。

但其實同一段時間,川普也說一樣的話:「#習主席熱愛中國人民以及國家,面對非常艱困的情況,#他做得很好。」他在推特上寫:「習近平 #抗疫有方」。甚至,這陣子美國媒體開始批評川普,說他刻意忽略來自美國國安局與公衛部門的警告,自顧自發表「#天氣熱疫情就會好」的預測安撫大眾;重磅批評川普為了維持經濟增長,延後社交距離和停班停課命令,而且現在狀況明明沒有減緩,卻不斷施壓各州重啟經濟活動。


從這個角度來看,川普就算對WHO再生氣,但他的作為跟譚德塞並無二致:回應利益與權力而已。

今年1月30日WHO髮夾彎宣布 #公共衛生緊急狀態。不過也說病毒在中國以外的傳播是「緩慢且緩慢」,當時川普已經發布對中國旅遊禁令,譚德塞在國際記者會對著麥克風與國際社會說,「不,這沒有必要。世界不需要學習美國。」

現在看來這些資訊儘管錯誤不實,卻是透過WHO總幹事以及一排坐在他身邊的高級官員,反覆地傳送給全世界。我很想知道是什麼內部制度能讓結果變成這樣?是什麼指示讓WHO官員在接受電話訪問的時候,因為聽到台灣一瞬間耳聾面癱,最後還掛掉電話?

只能想像權力與利益的經緯貫穿WHO,錯綜複雜,陷落的不止個人,還有整個系統。今天我們可以要求譚德塞下台,但一個譚德塞之後還有下個譚德塞,還有下一個不透明的、被權力利益控制的國際組織。說到底,從1948年成立以來,WHO就是政治性的:在台灣和中國角力之外,在譚德塞是北京發聲筒之前,這個職位是歐美主導國家的橡皮圖章。少了實質的監督單位,能系統性、強大地審查監督,那無論換多少總幹事,仍然是殊途同歸。

新冠肺炎像是照妖鏡,在美國,它把地方和聯邦的職責問題、健保問題、民主漏洞映射出來。在國際,它把WHO的醜陋與效能不彰映射出來。但新冠肺炎不會是世界最後一場需要全力對抗的大流行病:那些在紐約中央公園搭起的臨時白色帳篷,在深夜義大利呼嘯而過的救護車聲,每一次確診病患在呼吸器裡的搏鬥,應該要能教導我們更多。它應該教會我們國際政治是現實,但每個人是在政治統獨問題與連任欲望外,高度依存,互相連結,而且互相需要的。

作為一個集體,前所未有地,我們同樣脆弱且需要被專業保護。比任何時候,我們都更需要一個專業至上、受監督而且不被政治凌駕的新WHO。能不能重新開始?有沒有替代方案?這是比口水戰、連署誰下台、什麼時候撥款都更深刻且重要的問題。